当前位置: 何湾新闻>综合>普通话,是一部残酷的千年血泪史 » 正文

普通话,是一部残酷的千年血泪史

 
发布日期:2019-11-07 19:56:38 浏览次数: 815
核心提示:而此时的中国北方则是一片种族混乱屠杀的状况直至最终形成汉胡混血政权。终于,隋统一了中国。大量汉族精英被屠戮,文明的传承被割裂,中华上古、中古以来形成的文明被极度摧残。满人入关后,中国的总人口降为明末的

中国血与泪的历史

汉族和中国人大致形成于秦汉时期。虽然中国有许多方言,但汉族的统一语言——“雅言”已逐渐成为汉语的正统。

西晋末年,匈奴和其他五个胡在金朝内部动荡时占领了洛阳。历史称之为“五乱花”。中国中部的汉族人纷纷越过淮河甚至长江。这些移民主要定居在现在的江苏、安徽、浙江等省,金氏家族也迁到了现在的南京。

这些中原贵族也把罗隐带到江淮地区,融入当地的土著吴语。当时,中国北方处于种族混乱和屠杀状态,直到汉胡混血儿政权最终形成。这样,中国被分成两部分,形成了持续了近300年的南北朝对峙。中原的汉语也“在南方被吴越染色,在北方被外国人捕获”。

以南京为中心的东晋南朝,作为汉族的正统王朝,继承了中原的优秀文化,一度繁荣昌盛。它在历史上被称为“六朝文化”。当时,“南夷吴越”的金领音成为中国的官方语言。

最后,隋朝统一了中国。像秦朝一样,这个伟大的统一王朝仅仅在两代人的时间里被推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强大的唐朝。

隋唐时期的都城都在关中和Xi地区,所以华夏正朔又回到了北方。金陵音和长安音形成了两大正统体系,长安音最终占据上风。

日本人在六朝时期引进南京的“五音”,在唐代把长安的“汉音”带回日本,形成了现在的日语。

唐朝末年,该国北部遭受战火。许多中原居民向南迁移。他们经历了五代,宋朝统治了这个国家。因为宋朝在开封,开封声就成了宋元明所说的“宋声”、“雅言”或“中州声”。后来金朝消灭了北宋,宋朝迁至杭州,南宋。大量中原人移居杭州、南京和扬州。

南京、扬州作为吴语的北缘,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原有的声音,并逐渐与吴语分离,形成了后来的“峡江官话”。

后来蒙古消灭了南宋,建立了元朝。蒙古人在中国北方进行了种族灭绝屠杀,秦岭淮河以北的平原地区几乎变成了无人之地,黄河中游的“中原之声”被彻底摧毁。

南宋的灭亡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彻底的亡国。南宋的军队和政权一直被蒙古人追击到广东的阴山。然后南宋失去了它所有的土地。成千上万的南宋军队在海上与蒙古人作战,全军覆没。最后,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大臣背着南宋皇帝跳进了海里。

所谓“继雅山之后,没有中国”。

从那时起,中国不再是过去的中国。汉族人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完全丧失了政治权力。大批汉族精英被屠杀,文明的传承支离破碎,中国古代和中世纪以来形成的文明遭到极大破坏。

明代普通话

元朝一百年内,朱元璋“驱逐路虎,恢复中国”,伟大的明朝诞生了。蒙古大屠杀的结果是,到明朝初年,中国人口极度不平衡。所以朱元璋把大量的人从山西转移到河南、河北、山东等省,从江南转移到江淮,从湖广转移到四川。

此时环顾中国,河洛不是河洛,齐鲁不是齐鲁,赵岩不是赵岩。整个北方在不同程度上都是胡华,尤其是在远大(现在的北京)附近。杭州,最后一个汉族人的首都,也在一定程度上被越语和吴语同化了。只有南京、扬州和镇江保留了一些相对纯粹的中原人的血统和声音。

作为“重建中国”的一部分,朱元璋根据宋代中原的发音写下了“洪武郑云”。事实上,它是以南京方言为基础的,南京方言是明朝的官方语言。

事实上,我们今天能清楚欣赏的最远的文明是明朝,无论是文化、语言、艺术还是建筑。这是因为元朝第一次完全“征服国家,征服世界”,就像一把刀,在很大程度上切断了中国古代与中世纪和古代的联系。正是伟大的明朝重建了中国,让我们隐约地接触到了宋朝和宋朝之前我们祖先的文明。

朱迪篡夺王位后,明朝将其首都迁至北京。然而,在整个明朝,南京保持着与首都相同的组织体系。当朱迪迁都北京时,他从南京及周边地区带来了大量的人,这是明代北京人的基础。

北京话中的满语

明朝末年,满洲国利用中国内战的机会入侵中国,最终夺取政权,迫使汉族人剃头换衣,这在江苏遭到了最强烈的抵抗。因此,扬州十日、嘉定三土、江阴土等地,发生了长江下游的满清大屠杀,这是中国自南宋以来一千年的文化经济中心和主要人才产地。

满族入关后,中国总人口下降到明朝后期的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最令人遗憾的是高智商精英的屠杀。精英是文明的主要载体,所以对精英的屠杀相当于对文明的破坏。

在清朝,北京很快就被占领了。满族人基本上是野蛮人,根本不会说汉语。为了表达复杂的汉文化,他们只能鹦鹉学舌地说汉语。然而,他们嘴里的汉语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入声,变得扭曲和押韵。

这些是满族阿尔泰语系的特点。北京的这种内城方言最终传播到了整个北京。到了清朝中后期,这种方言最终打败了闽南话峡江官话,成为清朝乃至现在官话的基础。

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用罗马拼音记录了大量北京方言,这些记录至今仍保留着。从李彦宏的记载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明代的北京话有大量的入声词,没有zh、ch、sh等语言。

这说明当时的北京话不是现在的北京话,也不是现在的普通话,因为北京话和普通话都没有这些特点。

然而,满语的先天残疾摧毁了汉语。首先,入声一下子消失了。这是汉语同音字增多的最根本的历史原因。用满语学习汉语发音是不合适的。诚然,这是汉语最差的发音。

然而,历史如此残酷,满族的贫困中国人比日本皇军的贫困中国人幸运得多。随着人口的增加,当时让汉族人发笑的穷人逐渐成为清朝统治阶级的官方普通话。

尘土飞扬的中国正硕

后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民国灭亡了满族王朝,中国在历史上第二次重建。

像东晋和明朝一样,新汉政权的首都在南京,这是汉族复兴的圣地。华夏正硕再次转向长江下游。

这也证实了南京地区更能代表汉族被掠夺殆尽的文明,他们继承了更多的中国传统元素。

民国灭亡后,首都迁至北京,新中国的一切都开始围绕北京建造。在某种程度上,这导致了与中华民国的努力背道而驰的“反华”。

曾经藏在北京黑暗角落的伊曼终于看到了阳光。随着新“普通话”的推广,中国人逐渐远离并忘记了祖先的优秀文明和他们使用的语言。

汉语在中国就像两个周期,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金陵。然后去长安、洛阳和金陵。

在这个迁徙和转型的过程中,历史上的每一刻汉语普通话都被中原移民带到东南沿海省份,并以某种方式保存下来。

例如,据说客家方言和闽南方言非常接近唐宋官话,而粤语则相对接近秦汉关中方言。然而,东南沿海省份地处丘陵地区,地理位置偏远,人口少,交通不便。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迁徙并没有伴随着政治力量,因此很难控制中国的主流,他们保留下来的语言也无法回馈不断动荡和变化的中原。

历史上中原文明的碎片因此被边缘化成各种方言。只有在南迁之都无一例外都落户的长江下游,这片土地才被打上了中国新月的烙印,这片土地富饶而人口众多,整个中国的进程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扭转和影响。

回到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峡江官话,一种接近明官话的方言。汉语专家一致认为扬州是最理想的民族语言,因为扬州方言声音悦耳,保留了汉语发音的重要特征,并被广泛使用——这证明扬州方言可能最接近明代汉族的普通话。

有许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叹息或悲叹是没有用的。在蒙古和满洲被奴役了300多年后,到清朝末年,汉族人已经从汉唐时期的贵族变成了低人一等、低人一等和贫穷的半野蛮人,战战兢兢地照搬西方或东方的文明成果,好像这个民族一直都很落后。

然而,日本和韩国,原本是遥远的野蛮人,由于保存了汉、唐、宋、明三代珍贵的文明碎片,最终从野蛮人迁移到中国,成为当今世界少数几个强国之一。

恐怕中国的普通话现在还没有动摇,但是尘土飞扬的中国正硕将来可能会再次被打磨。

现代“普通话”

“普通话”一词是朱熊文在1906年首次提出的。后来瞿秋白等人也提出了“普通话”一词,并与茅盾就普通话的实际含义进行了争论。自五四运动以来,北京语音的地位通过白话、通俗和普通话运动得以确立和巩固。

随着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为了发展新中国的文化教育,推广民族通用语言,克服方言差异造成的隔阂是非常必要的。

20世纪50年代,我们想推广国家通用语言。历史上有几个不同的名字。我们叫什么名字?我们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语言平等。中华民国的国语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的共同语言,而不是其他民族的共同语言。

在1955年举行的“文本改革全国会议”上,张奚若在会议的主题报告中说:“为了突出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大家庭的事实,突出我们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性,经过深入研究,我们决定不使用民族语言一词。如果你称之为普通话,你担心它会被误解为把中国人置于中国其他民族之上。”

经过研究,最终决定称之为普通话。

在这次会议上,与会者就普通话的方言基础进行了热烈的辩论。最后,会议通过投票决定从覆盖汉语区的15种主要方言中选择一种作为普通话的基本方言。

当时,投票结果是:

北京普通话(以北京普通话为基本方言,以北京发音为标准发音)以52票名列榜首。

西南官话(一种以西南官话为基础的方言,以成都发音为标准发音)赢得51票,以一票之差落到孙山手中。

第三名是吴语(以吴语为基础,以苏州或上海发音为标准发音),46票。

粤语(以粤语为基础的方言,以粤语发音为标准发音)获得25票,排名第四。

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题为“努力推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标准化”。社论提到:

“中华民族的共同语言是普通话,北方方言是基本方言,北京语音是标准语音。”

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布了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将普通话的定义添加到“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方言为基本方言、以现代方言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语通用语”中

这一定义从语音、词汇和语法三个方面明确界定了普通话的标准,使普通话的定义更加科学和全面。

其中,“普通话”的意思是“普通”和“普通”。“普通话”一词被广泛使用,内涵明确。

普通话的语法受鲁迅、茅盾、冰心、叶圣陶等著名现代白话作品的规范,也必须是这些现代白话作品中的“通用用例”。

目前,普通话受《现代汉语标准词典》管辖。

今天,你几乎不时会看到外国人学习普通话的报道。有些人甚至热情地预测这种古老的语言可能会动摇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地位。

正如刘慈欣在科幻小说《三体》中所预料的那样,有些人相信普通话和英语会融合成一种强大的世界语言。

不管这个前景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么多人来学习普通话,不是因为有太多的人热爱中国文化,而是因为掌握这门语言意味着一个通向未来的机会。

正如战略学者桂鑫·兰德斯在他的《2052年:未来40年的中国与世界》一书中所倡导的那样,赢得未来的关键之一是鼓励你的孩子学习普通话,不要害怕它很难学。“正是因为普通话很难学,所以少数会说普通话的人有很大优势。”

500万彩票网 上海快三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