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何湾新闻>文化>城市要有旧书市场 » 正文

城市要有旧书市场

 
发布日期:2019-11-07 11:42:17 浏览次数: 1152
核心提示:在一个城市里,买新书要去书店,找旧书要去旧书市场。许多书出版后不一定再版,想看想用,只有到旧书市场去找。旧书市场如一个世界,蕴藏之博大与深厚,永远不可思议。没想到在伦敦的旧书市场上撞见了。它们也有不同

在城市里,你必须去书店买新书,去旧书市场找旧书。这本新书是一本新出版的书。旧书包括过去出版的所有书籍。许多书出版后可能不会再版。如果你想阅读和使用它们,你必须去二手书市场。因此,去书店就是买新书,去市场就是找旧书。在寻找旧书时,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遭遇和发现。发现一本从未被知晓的特殊书籍就像发现一个未知的新大陆。对于一个爱书的人来说,二手书市场充满了太多的乐趣和魅力。

我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是天津叶全购物中心和天翔购物中心的“组合部”——新华书店的旧书部。书架上堆满了旧书,但是线装书、衣装书和不同内容的书都明显分开了。当时,新华书店的旧书分为两部分。采购部位于和平路泰康购物中心旁边的临街店面。如果人们有他们不读的书,他们可以在那里卖。书店整理旧书,在泉眼厂这边的旧书店里出售。有大量的旧书。我经常在那里找到我想要的书,有时我会感到一本未知书的惊喜。我喜欢不同时代出版的具有那个时代独特魅力的书籍,并惊叹于设计和制作各种奇怪版本的独创性。这些是书籍的文化。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痴迷于“世界文学名著”。我有一个“藏书项目”来收集世界文学名著的所有中译本。翻译应该选择最好的。例如,巴尔扎克的书被许多人翻译过,最好的翻译是傅雷先生。然而,傅雷没有翻译《驴皮故事》,只能选择穆天木的翻译。傅雷没有翻译《高利贷者》,只能选择陈占元的翻译。甚至傅雷先生翻译的《阿尔皮·萨瓦龙》(Alpi Savaron)也是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出版的。这些书只能在浩瀚的旧书海洋中找到。搜索是一种诱惑。一旦找到,就像从天上掉下来。这种感觉只有在书里才能找到。它给书迷带来了多少“文明乐趣”?但是为什么它会不自觉地从我们的城市消失呢?甚至新华书店的旧书部也早就被取消了。感谢另一个“孔子旧书网”!

有一次,我去巴黎调查文化遗产的保护。我住的地方是巴黎原来的老区——拉丁区。塞纳河边是古老而优雅的巴黎圣母院。在这一边,河边的一堵短墙两旁排列着几十家旧书店,每隔几米就有一家,所有的书店都用铁皮漆成绿色。白天开门卖书,晚上关门。每一个书摊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旧书,都隐藏着,未被发现,用黄金和玉石装饰,非常吸引人。这些二手书店是巴黎著名的骄傲景点之一。我想找一些法国古典作家的第一版,但我偶然发现了大约1900种彩色平版印刷的“小巴黎人”。该画报在义和团运动期间有大量的图片信息。我欣喜若狂,收集了很多。出乎意料的是,20年后,当我写小说《单筒望远镜》时,这些画报派上了用场,它们在那个时代具有鲜明的西方东方观。

二手书市场就像一个世界,丰富而深刻,是永远无法想象的。古典散文《浮生六记》的原稿在苏州的一个书摊上被发现。20世纪40年代在巴黎学习美术时,常书鸿在塞纳河边的旧书摊上看到了佩里奥特的敦煌石窟笔记,他毅然放弃学业,回到中国,独自在戈壁沙漠保护敦煌。有一次我去了伦敦的古董市场,其中一部分是二手书摊。在一个书摊上,我发现了一套完整的姚明的18轴“王磐图”。这是湖南江华地区瑶族向他们的祖先王磐献祭的照片。庄严宏伟,厚重的男性氛围。然而,由于我们不知道它的文化价值,过去也不珍惜它,从20世纪80年代起,它几乎被欧洲学者和藏人发掘出来,现在在中国极难见到。我没想到会在伦敦的旧书市场碰到它。大自然不能让它再次丢失,立即把它买回来,放在我们学院的博物馆里。

旧书绝不是旧书。旧书市场和图书馆有着相同的含义。它们都是人类知识的海洋,蕴含着不可估量和令人敬畏的人类精神财富。它们也是人们接触书籍的地方,也是人们寻找书籍的地方。它们也不同。图书馆保存和提供书籍。二手书市场是振兴社会图书资源的地方。它直接而灵活地向需要的人提供这些资源。

二手书市场的价值是不可替代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拥有活跃旧书市场的城市必须是一个“学术社会”。

然而,我们是否误判二手书市场为跳蚤市场?将旧书店误判为旧货店或旧货店。问问你自己,我们懂书吗?

不要羡慕别人喜欢阅读。首先,你应该看看他们如何对待书籍。

此外,如果我们把阅读和销售新书之间的联系推得太紧,我们就会有意无意地把阅读和销售书籍捆绑在一起。这本新书需要大力推广,但它只是我们阅读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阅读本身。

一个缺乏二手书市场的城市肯定会缺乏深厚的魅力。(冯吉才)

湖南幸运赛车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